EASON的字言誌語碎碎唸

關於部落格
站在有光的地方-讓自己發光-讓台灣發光

  • 1755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馮諼客孟嘗君-戰國策

我想說一個故事,這是高中國文課本裡面的一篇課文。以前唸的時候沒什麼感覺 但是經過幾年的社會經驗,加上偶然間魚夫"提點" 於是乎想說一下這個故事,故事資料來源來自於網路: 齊國有個叫馮諼的人,窮得沒辦法過活,託人告訴孟嘗君,希望在他門下當食客。孟嘗君說:「客人有什麼喜好?」回答說:「沒有什麼喜好。」孟嘗君又說:「客人有什麼才幹?」回答說:「沒有什麼才幹。」孟嘗君微笑地接受了,說:「好吧!」左右以為孟嘗君看不起馮諼,就拿粗飯菜來給他吃。過不久,馮諼靠著柱子彈著劍唱道:「長劍啊!我們回去吧!這裡沒有魚吃。」左右就去告訴孟嘗君。孟嘗君說:「給他魚吃,比照門下食客的待遇。」過不久,馮諼又彈著劍,唱道:「長劍啊!我們回去吧!在這裡出門時都沒有車子可坐。」左右都笑他,又把這件事告訴孟嘗君。孟嘗君說:「給他準備車子,比照門下食客的待遇。」於是馮諼坐著車,帶著劍,拜訪他的朋友,說:「孟嘗君以客禮待我。」又過不久,馮諼又彈著劍唱道:「長劍啊!我們回去吧!在這裡無法養家。」左右都很討厭他,覺得他貪心不足。孟嘗君問道:「馮公有親人在嗎?」回答說:「有老母在。」孟嘗君就派人供應他母親吃用,使她不再匱乏。馮諼就不再唱歌了。 後來孟嘗君貼出公告問門下食客:「那一位曾經學過會計,能夠替我去薛地收債?」馮諼簽上名說:「我能。」孟嘗君覺得很奇怪,問說:「這是誰呢?」左右回答說:「就是唱『長劍,我們回去』的那位。」孟嘗君笑著說:「客人果然有才幹,是我辜負了他,從未接見過他。」於是請馮諼來見面,向他道歉說:「我因為被瑣事弄得很疲倦,被憂思弄得很煩亂,而且生性愚昧,又為著國事忙碌,因此得罪了先生。先生不在意,仍然願意為我去薛地收債嗎?」馮諼回答說:「願意。」於是準備車馬,整理行裝,載著契據起程,辭行的時候說:「債收完後,買些什麼回來?」孟嘗君說:「看我們家缺少什麼,就買什麼。」於是驅車到薛。派小吏召集那些欠債的人前來核對契據。核對完畢後,溤諼便假傳孟嘗君的命令,把應收的債全部贈送給他們,並且燒了契據,百姓都歡呼萬歲。事情辦完後,毫不停留地驅車趕回齊國,一大早就求見孟嘗君。孟嘗君對他這麼快就回來覺得很奇怪,穿戴好衣冠接見他,說:「債都收完了嗎?為什麼這麼快就回來了!」馮諼回答說:「都收好了。」孟嘗君問道:「買了什麼回來?」馮諼答說:「您說過看家裡缺什麼就買什麼。我私下思量著,您宮中堆滿了珠寶,畜舍裡養滿了狗馬,又有眾多美女居於後宮,您家只缺少『義』罷了,因此我為您買了『義』。」孟嘗君說:「如何買義呢?」馮諼說:「如今您只有小小的薛地,卻不愛護您的子民,反而在人民身上圖利。我假傳您的命令,把債賜還給人民,燒掉契據,人民高呼萬歲,這就是我為您買來的『義』啊。」孟嘗君不高興地說:「哦!您去休息吧。」過了一年,齊王對孟嘗君說:「寡人不敢以先王的臣子為我的臣子。」孟嘗君只好回到薛地去,離開薛地還有一百里,百姓扶老攜幼在路上迎接孟嘗君。孟嘗君回頭對馮諼說:「先生為我買的『義』,今天見到了。」 馮諼說:「狡兔有三個洞,也只能自保,現在您只有一個洞,還不能高枕無憂呢!讓我再替您挖兩個洞吧!」於是孟嘗君給他車五十輛、金五百斤,到西邊的魏國去遊說惠王說:「齊國把他的大臣孟嘗君放棄了,送給諸候,先請到他的諸候,一定可以富國強兵。」於是魏王把原來的相調為上將軍,空出相位,派使者攜帶黃金千斤、車子百輛,前往聘請孟嘗君。馮諼趕在使者之前回去,告誡孟嘗君說:「千斤黃金是重禮,百輛車駕是顯耀的使節。齊國大概聽到這個消息了。」魏國的使者來回三次,孟嘗君都辭謝不去。齊王聽到這個消息後,君臣都很害怕,於是派遺太傳攜帶黃金千斤、彩繪的馬車兩輛,以及佩劍一把,並且寫了一封信,向孟嘗君謝罪說:「都是我不好,受宗廟鬼神的作祟,朝廷阿諛之臣的迷惑,得罪了您。我實在是不值得幫助的,希望您顧念祖先的宗廟,姑且回來治理萬民吧。」馮諼告誡孟嘗君說:「希望能得到先王的祭器,在薛地建立宗廟。」宗廟落成後,馮諼回去報告孟嘗君說:「現在三個洞都已挖好,您可以高枕無憂了。」 孟嘗君在齊國當了幾十年的國相,沒有一點災禍,這都是馮諼的計謀啊! =================EASON Say======================= 諸君 如果你底下有個位被發掘的人才 那你是不是該留意一下?? 有時候在職場上 上下位者需要的是彼此包容 諸如孟嘗君 不斷的滿足馮諼的要求 後來卻靠馮諼為相十年不為禍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 原文   齊人有馮諼者,貧乏不能自存,使人屬孟嘗君,願寄食門下。孟嘗君曰:「客何好?」 曰:「客無好也。」曰:「客何能?」曰:「客無能也。」孟嘗君笑而受之,曰:「諾!」 左右以君賤之也,食以草貝。   居有頃,倚柱彈其劍,歌曰:「長鋏歸來乎!食無魚!」左右以告。孟嘗君曰:「食之 ,比門下之客。」居有頃,復彈其鋏,歌曰:「長鋏歸來乎!出無車!」左右皆笑之,以告 。孟嘗君曰:「為之駕,比門下之車客。」於是,乘其車,揭其劍,過其友,曰:「孟嘗君 客我!」後有頃,復彈其劍鋏,歌曰:「長鋏歸來乎!無以為家!」左右皆惡之,以為貪而 不知足。孟嘗君問:「馮公有親乎?」對曰:「有老母!」孟嘗君使人給其食用,無使乏。 於是馮諼不復歌。   後,孟嘗君出記,問門下諸客:「誰習計會能為文收責於薛者乎?」馮諼署曰:「能! 」孟嘗君怪之曰:「此誰也?」左右曰:「乃歌夫長鋏歸來者也。」孟嘗君笑曰:「客果有 能也。吾負之,未嘗見也。」請而見之,謝曰:「文倦於事,憒於憂,而性懧愚,沈於國家 之事,開罪於先生。先生不羞,乃有意欲為收責於薛乎?」馮諼曰:「願之!」於是,約車 治裝,載券契而行,辭曰:「責收畢,以何市而反?」孟嘗君曰:「視吾家所寡有者!」驅 而之薛。使吏召諸民當償者,悉來合券?券遍合,起矯命以責賜諸民,因燒其券,民稱萬歲 。長驅到齊,晨而求見。孟嘗君怪其疾也,衣冠而見之,曰:「責畢收乎?來何疾也!」曰 :「收畢矣!」「以何市而反?」馮諼曰:「君云視吾家所寡有者。臣竊計君官中積珍寶, 狗馬實外廄,美人充下陳。君家所寡有者以義耳!竊以為君市義。」孟嘗君曰:「市義奈何 ?」曰:「今君有區區之薛,不拊愛子其民,因而賈利之。臣竊矯君命,以責賜諸民,因燒 其券,民稱萬歲,乃臣所以為君市義也。」孟嘗君不說,曰:「諾!先生休矣!」   後年,齊王謂孟嘗君曰:「寡人不敢以先王之臣為臣!」孟嘗君就國於薛,未至百里 ,民扶老攜幼,迎君道中。孟嘗君顧謂馮諼曰:「先生所為文市義者,乃今日見之。」馮諼 曰:「狡兔有三窟,僅得免其死耳。今君有一窟,未得高枕而臥也,請為君復鑿二窟。」孟 嘗君予車五十乘,金五百斤,西遊於梁,謂惠王曰:「齊放其大臣孟嘗君於諸侯,諸侯先迎 之者富而兵強!」於是,梁王虛上位,以故相為上將軍,遣使者黃金千斤,車百乘,往聘孟 嘗君。馮諼先驅,誡孟嘗君曰:「千金重幣也,百乘顯使也,齊其聞之矣!」梁使三反,孟 嘗君固辭不往也。   齊王聞之,君臣恐懼,遣太傅*黃金千斤,文車二駟,服劍一,封書謝孟嘗君曰:「寡 人不祥,被於宗廟之崇,沈於諂諛之臣,開罪於君,寡人不足為也。願君顧先王之宗廟,姑 反國統萬人乎?」馮諼誡孟嘗君曰:「願請先王之祭器,立宗廟於薛。」廟成,還報孟嘗君 曰:「三窟已就,君姑高枕為樂矣!」孟嘗君為相數十年,無纖介之禍者,馮諼之計也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